貓,離開了

和Neko相處久了,就對彼此了解更深。
牠用自己的叫聲和我講話,逐漸我聽得懂牠叫聲的意思。
撒嬌、肚子餓還是感到鬱悶,都可以從叫聲的力度、語氣分辨。
如此溝通方式,真不可思議。

Neko還是一如往常早上就來報到。
才靠近大門就聽到貓叫,就知道牠很早就來了。
開了門就不停用頭磨蹭我的腳,然後期待美味的貓食。

牠的致命傷是小魚乾。
只要聞到小魚乾的味道就發狂地磨蹭亂叫,直到被餵食才滿足地吃。
有時候我故意一條條餵食,吃完了魚乾就用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如果不給就用頭磨蹭,直到我敗給牠再補一條為止。

吃完了早餐,如果天氣不錯牠就往外跑。
有時傍晚才過來討吃的,有時下午就回來,次數愈來愈頻繁。



我們不確定牠是否有人飼養,又擔心牠肚子餓,就給祂食物陪牠玩,至少受到照顧。

從Neko 的舉動來看,牠應該很喜歡我們,也越來越黏人,越來越會撒嬌,三不五時就出現在家裡,直到晚上才出去玩。

有一次我想試試遛貓,就跟牠說:"我們去散步吧"。
我也不確定牠是否聽得懂,就穿鞋往外走了。
很意外的,Neko看看我就跑過來跟著走,還繞了蠻遠的路,一路隨我回家。
散步遛貓並不是每次都成功,有時牠走幾步路就坐下喵叫幾聲,意思應該是說牠不想走了吧。




我用前院的帶葉子的樹枝等材料,作逗貓棒跟牠玩。
看著牠被逗貓棒耍得團團轉,就覺得好可愛。

雖然很親人,Neko也有不理人的時候。
這時候再怎麼逗牠都沒用,牠就一意孤行往外跑,還是鑽到車底睡覺去了。




美好的日子不長久。
那天我在下班途中去買貓糧,接到歪歪打來的電話。
她告訴我飼主過來把貓接走了。

正準備搬家的飼主和小孩在我們家附近花了老半天還不能把牠捉起來。
Neko才被抱起就拼命掙脫逃走,後來還是成功被帶走。

Neko就這樣離開了我們。

聽歪歪說,臨走前Neko還發出不捨的叫聲,真令人難過啊!


以往早上開門就聽到貓叫,牠走了以後前院靜悄悄的,沒了生氣。

每次在牠回來討吃的時間往窗外看,一切都空空如也,心裡頓時覺得落寞。

從第一次見面,我就爭取機會拍攝Neko,
恐怕哪一天牠不再來了,還有照片留下紀念。
只是沒想到,分離的日子竟然那麼快到來。

我們真的很捨不得牠,很想念牠。
感謝牠帶給我們那麼多歡樂,那麼多美好的回憶。

Comments

Jackie Teh said…
我相信Neko也会想念你们滴~
若水 said…
Jackie 好久不見。希望牠真的會想念我們啦。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