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 堅持夢想的日籍婚禮攝影師 由利正忠 專訪

本文轉載自DIGIPHOTO:


由利桑坐在筆者面前,帶著些微口音卻頗為流利的中文,接受了我們訪問。是什麼樣的原因與機緣,讓一個日本光電物理學博士─ 由利正忠 來到台灣,並化身成為專業婚禮紀錄攝影師?就讓我們透過作品與對談,用不同角度來審視台式婚禮之美。

與攝影美學相遇的科學家

採訪由利正忠先生,是個新鮮有趣的經驗,過程中並不只是筆者單方面的提出問題。遇到關鍵點時,由利先生會瞇著眼,問許多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仔細打量我的表情,聆聽我的答案,最後再提出自己的見解。觀察、發現、直指問題核心,科學家本質表露無遺。

問到他從何時開始接觸攝影,並對影像開始產生興趣。他反過來問我,是否還記得第一張撼動心弦的照片。13歲前的由利正忠,與一般小男孩相同,喜歡各 式各樣的動物照片,購買相關攝影集,甚至幻想成為保護野生動物的工作者。但說到真正影響他一生的影像,他卻歸功於14歲哪年,出現在書店裡巨幅愛因斯坦海 報。

由利生動描述他第一次看到這張照片的感覺,巨大的臉部特寫,佔滿書店整個牆面,照片下方正是與愛因斯坦相關研究的各種書籍,這讓由利桑雖然不認識愛 因斯坦,也因年紀尚輕,不懂得物理相關理論,卻買下了第一本物理理論書籍,進而影響他往後學習的方向。對談時他笑著說,當時買的書早就不記得書名,更遑論 深奧難懂的內容,但當初看到巨幅肖像的震撼還牢記腦海。他笑著說,若非當初的海報,也許他會早早成為動物醫生了。

雖然從此開始研究物理,但影像對他影響卻依然無所不在,只是不僅限於平面影像。17歲時「甜姊兒」(Funny Face)一片,故事敘述時尚雜誌的攝影師,Dick與奧黛麗赫本飾演模特兒Jo,以情境、演戲的方式,進行拍照與工作,雖然這片不算奧黛麗赫本生涯的第 一線作品,但由利說這片改變了早期他對攝影就等於肖像照的想法。

最感謝的人

訪談中由利先生相當感激太太,不僅是對他決定的支持外,事業上也多有幫助。每當他拍攝婚禮回家後,便會開始進行影像編修,而遇到自己有信心的作品, 也會與太座討論,而她也總能對攝影作品做最直接的批評與指教。由於這些看法是由女性角度出發,總能直指新娘最喜歡或最在意的拍攝重點,讓他不僅能快速進步 達到專業婚禮紀錄的需求,也讓影像作品完成後更細膩動人。

日本人眼中感情豐富的台灣婚禮

婚禮有兩種意義,是昭告天地與披露給眾位親友,兩位新人將互相扶持、攜手共度未來人生。在西洋婚禮中,前者是在神父面前宣示,後者則是交換戒指、親 吻;日本傳統神社婚禮亦有在神前飲下「三三九度杯」,誓詞奏上;中國早期則有拜天地、高堂與交拜的儀式,目前台灣則是新娘入門後,敬告並祭拜祖先的儀式, 其他部分舊習俗,如飲交杯酒、交拜,或擷取其他文化的戴戒指、親吻新娘,都有宣告眾人,結婚中的兩位新人正式進入婚姻關係。

而台灣人更難得的婚禮文化,卻是還擁有迎娶習俗,反觀日本、歐美,甚至香港、大陸,都越來越少進行到新娘家中迎娶的流程,這也是由利正忠拍攝台灣婚禮,壓力最大的時間。他說台灣人會由新郎到新娘家中親自迎娶新娘,父母親在新娘拜別時刻那種不捨與疼惜,渲染濃厚感情。

就像由利前些日子,在信義法雅客舉辦婚禮紀錄攝影展的引言:「我在台灣婚禮裡感受到豐富的情感,特別是父母親的愛。就因這份愛,燃起我拿著相機留下 這份感動的慾望。有位新娘看著我的照片、聽我述說照片裡的故事,情不自禁流下眼淚。這經驗讓我心中充滿感動,覺得拍攝台灣婚禮是件有意義、有價值的事。」 正是這樣的心情,支持由利持續走下去。

有拍過流水席式的台灣婚宴嗎?

由利認為台灣傳統式的流水席婚宴反而好拍,由於光源單純,只要細心觀察,就能拍出相當立體的影像;至於微光環境的考驗,只要透過拉高感光度,並調整曝光數值就可以改善。

重視每一對新人,尊重每一場婚禮

從小地方不難看出由利正忠血液中日本人嚴謹個性,以及對婚禮、對工作的尊重。由利正忠總是穿著正式西裝出現在工作現場,並小心翼翼盡量不影響來賓視 線。但拍過婚禮紀錄的讀者,相信都會有與筆者相同的疑惑,就算是攝影師不擋鏡頭,帶戒指或首飾時,總是只能看到新娘或新郎一個人,由利到底是怎麼克服這樣 的問題呢?

他認真告訴我,通常婚禮正式進行前,他會約時間與新人多加溝通,包含拍攝風格、合作方式等,此時便會告訴新人,儀式進行是為了讓親友一起參加,所以 一定要留給來賓,見證重要時刻的角度。所以正式拍攝時,自然能在親友團中,利用中長焦段的鏡頭來補抓。另一個重點,相較於多數攝影師抓拍戴戒指的特寫畫 面,雖然畫面張力十足,但由利卻一定選擇將新人兩個人的畫面一起帶入,為了讓新娘能知道當下,他自己自然流露的表情。

由利正忠認為婚禮紀錄是在追求攝影師自己攝影作品的豐富度,同時要拍出新人家庭的重要回憶。由利將照片分為紀念照與紀錄照,所謂的紀念照通常是團體 照以及特別安排下的完美鏡頭,多是利用婚禮短暫空檔時間拍攝,而紀錄照則是能拍出說故事的婚禮照片,包含婚禮流程中自然流露的情感交流。

所以他花不少心思在拍攝團體照或紀念照上,希望在他交給新人的作品中,不僅只有美麗新娘、英俊新郎,也包含父母、長輩,及小朋友,所有的家庭成員。 拍攝團體照時為了讓採光更為自然,他會利用離機閃燈加無影罩的方式來打光,事後更細心編修後製,所以他拍攝的全家福紀念照,總有接近棚內拍攝的專業效果。

另一個屬於更專業性的紀錄照,就是瞬間的判斷力,並拍攝能說故事的照片。這部分是由利認為婚禮紀錄攝影師,為何能做為專業攝影師的關鍵,也是價值所 在。所以是否專科訓練出身並不是重點,世界首席婚禮紀錄攝影師─Denis Reggie是美式橄欖球選手,喬必信(Joe Buissink)則是學習心理學而非攝影。婚禮 記錄需要的是攝影師專注,並敏銳觀察的每個小細節。

▲開始拍婚禮的半年時遇到一個畫面,這一張是一直提醒我需要提供給新娘"說故事的照片"。
進場的時候新娘往上看一眼。後來知道這動作裡的故事。
新娘在美國結婚,在台灣請客。
進場的時候看到朋友們都站起來揮揮手,在美國結婚沒有邀請她的朋友們。
新娘感動的眼淚快奪框而出,急忙往上看好忍住眼淚流下。
聽到這故事,我充滿了感動。還好我拍到了。
任何攝影師都一定猜不到這一些背後的故事。
攝影師一定要敏感度高,這需要觀察力。
<摘自 由利正忠blog>


對婚禮紀錄的另類想法

問到對婚禮紀錄所用的器材偏好,由利也提出不同於一般認知的看法。包含器材、焦段、燈光,都有符合工作習慣的想法。而慎選適用器材,也反映在作品調性的呈現。

近來許多攝影玩家拍攝婚禮時,為了追求畫面張力以及拍攝便利性,會習慣採用廣角鏡頭,但貼近拍攝時更有阻礙婚禮進行,破壞氣氛的疑慮,而且容易造成 影像過度變形。所以他會盡量採用中長焦段進行拍攝。對此筆者提出在台灣狹窄室內空間下,該如何解決?他笑笑的說,所以他常常貼在牆壁上,或是縮在角落拍 攝,並利用垂直觀景器來增加拍攝角度的靈活性。

此外,他認為最適合用在婚禮紀錄上的DSLR片幅,是APS Size片幅甚至更4/3系統,這與大多數人喜歡使用全片幅相機拍攝婚禮不同。他說片幅越大的相機景深雖然越淺,但也因此而無法紀錄更多細節與故事,例如 將新娘的臉拍清楚,新郎可能就一片模糊,更何況周遭親友表情。而且,新娘不是模特兒,相機太大會給新娘相當的壓力。他最怕干擾新人的心情,本來有的感情也 會因此變調。

全片幅優勢在於廣角、淺景深,與較低雜訊。但由利多半拿捏一段距離進行抓拍,為了就是不要干擾婚禮流程、影響新人情緒,並保持畫面不變形,所以除非 在空間狹小迫不得已的狀況下,才會採用廣角焦段。若想要用大光圈爭取光線,又要有較深長的景深,那就要採用較小片幅相機。雜訊太大的時候可透過後製、甚至 轉為黑白相片的方式處理,且數位影像技術進步,目前高感光度的雜訊抑制也越來越好,所以APS Size的DSLR對他來說更為適用。他甚至希望未來隨身型數位相機,在對焦速度、快門反應,及畫質表現上都能再更進步,或許能更符合他婚禮紀錄的工作需 求。

身為日本人怎麼與賓客互動

他笑著說身為日本人,反而容易讓台灣來賓感到驚訝,也容易放下心防,有時候反而能夠拉近賓客與攝影師之間的距離。也因為有這樣的身份,在婚禮紀錄的場合時,常能使被攝者表情更為自然。


工作現況與未來夢想

雖然由利對婚禮紀錄充滿夢想,但實際生活卻也是筆者特別好奇的部分,畢竟近來拍攝婚禮的人越來越多,姑且不論拍攝品質優劣,價格混亂卻是不爭事實, 加上由利身為日本人,在台灣從事如此收入不穩定的工作,確實讓人疑惑。由利淡淡說,收入確實不如以前穩定與富足,尤其中文並非他的母語,所以想要透過網際 網路,或是論壇做個人行銷,也有相當困難性。所以去年他自己對文化大學推廣部提案,包含準備教材,編寫課程大綱,才有機會站上講台做老師,一方面推廣他對 婚禮紀錄的期望,一方面也有較為穩定的收入來源。

他說當攝影老師和專業攝影師是兩回事,好的攝影老師與本身拍攝實力並沒有絕對關聯性,好的攝影老師重點在引導學生朝正確的道路前進,也就是說攝影大師未必就一定能教導出好學生。這樣的說法,再回頭看看他拍攝的婚禮紀錄作品,還真是謙虛。

由利正忠簡介

1961年 出生東京、日本理學博士 主修分光學
1996~2003年 台灣行政院同步輻射研究中心 副研究員
2005年開始正式從事婚禮紀錄工作
2007年以台灣婚攝影像獲得國際婚禮比賽WPPI優選殊榮
現任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婚禮攝影講師

喜歡由利婚禮紀錄的風格嗎?可以直接打電話跟他洽詢婚拍事宜喔!
專屬網頁:yuri3.com、yuriblog.com
常用器材:Canon EOS 40D×2、SIGMA 18-50mm F2.8 、SIGMA 50-150mm F2.8、Canon EF 50mm F1.4

採訪:孫宗瑋
本文同步刊載於DIGIPHOTO雜誌NO.39


看完這篇訪談﹐心裡不由得對婚禮記錄攝影再激起熱誠。
拍完一場婚禮﹐腦海中徘徊的是新人幸福的表情﹐和家人開心的笑容。
這種真摯情感是讓我繼續拍攝的動力﹐
也是我最大的壓力。

因為我拍攝婚禮的資歷很淺﹐
有時會在關鍵時候犯了錯﹐
真是對不起委託我的新人 (儘管是義務拍攝)。

正如由利正忠所說的﹐
婚禮攝影記錄﹐是留給新人和他們的家人最真貴的回憶。
朝著這個夢想前進﹐

Comments

sandra said…
谢谢分享 很有意思的一篇专访
若水 said…
與志同道合者共勉之﹐大家加油﹗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