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 - 暗中抄牌

轉載: 林瑞源‧再談暗中抄牌

越來越多朝野政治領袖反對暗中抄牌,內閣也同意檢討,但即使最終廢除了,卻不糾正錯誤的執法及工作方式,駕車人士還是會怨聲載道。
經過瞭解後,我發現暗中抄牌除了不公平、存在人為錯誤之外,另一個弊端是為民眾增添不必要的麻煩、有冤無處訴。
舉一位報界朋友的遭遇作為例子,就可看出暗中抄牌有多荒謬。
這位朋友趁工作之便,查看自己有沒有中傳票,結果查到去年和今年在彭亨馬蘭中了兩張超速駕駛的傳票。他沒有去過馬蘭,為何會中傳票?
原來他的普騰車牌被本田轎車盜用,交警說不能把照片電郵給他,要他親自去馬蘭。
馬蘭警察局警員花了2個小時翻找箱子,只找到一張照片。20天後,這位朋友發現他的名字還是在黑名單內,馬蘭警員的答覆是,他的上司沒空處理。
他只好到武吉阿曼警察總部,以新聞從業員身份解決問題,也順利更新路稅。他告訴我,武吉阿曼有很多投訴者,郵政公司也有很多無法更新路稅的駕車人士。
朋友的遭遇帶出許多問題,為何他沒有收到交通傳票通知書(saman ekor),卻直接被列入黑名單?為甚麼全國警局沒有連線,要讓人民如此奔波?為何交警的違例資料和照片沒有存入電腦?
這位朋友在報館工作,問題才能解決,其他人是不是投訴無門?為了處理傳票問題,民眾要浪費多少時間、汽油?也徒增心理的壓力。
雖然首相提出“以民為本”的理念,但到底有多少個公務員秉持這種服務人民的態度?一個不能讓人民以簡易方式處理事務,卻增添麻煩的行政體系,就是落伍。
這些問題其實是政府行政的毛病:推行一項措施,沒有先想好如何利便人民。
在推行暗中抄牌執法方式之前,應該先杜絕各種錯誤,包括和陸路交通局電腦庫連線,一旦發現照片和註冊資料不相符,就撤銷傳票;做好全國警局電腦連線工作;設立投訴和調查小組;在兩個星期內把傳票通知書寄給車主。
如果無法確保90%以上正確,就應該停止暗中抄牌。
此外,執法單位的執法宗旨也應該檢討。執法的目的是教育和宣導超越懲罰,我發現大馬情況相反。
我曾經在大道遇到路障,執法人員發出傳票給駛進緊急車道的司機。“製造塞車”來取締違例者,和在暗中抄牌一樣,駕車人士不服。
心有不滿、執法機構沒有公信力,執法工作就永遠無法達到目標。
星洲日報/一心不亂‧作者:林瑞源‧《星洲日報》副總編輯‧2010.08.09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