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1 May 2009

Wells 的陽光五月天 - 離開地球表面

Wells在每星期六都有露天市場﹐我就是為了這個選擇在星期六到訪。
懷著希望的心﹐在抵達廣場時看到龐然大物驟然跌得粉碎。

露天市場怎麼變成了游樂場?
和四周的古建築相比﹐游樂場設施顯得很突兀。即來之﹐則安之﹐有東西就拍攝﹐管他的﹗

Saturday, 30 May 2009

Wells的陽光五月天 - 天鵝與花在微笑

Bishop's Palace旁邊的走道提供了椅子﹐讓遊客歇息。 我在椅子上吃著家裡帶來的便當 (這就是窮留學生的寫照)﹐望著行人往返﹐大人不只牽小孩﹐還要牽制興奮的狗﹐避免它們亂跑亂排泄。

拍攝Bishop's Palace的外景﹐發覺倒影比真實建築還迷人﹐難怪人們常迷戀不真實的事物。
壕溝 (moat)可見鴨子和天鵝悠由自在﹐它們很幸福﹐有小孩用好吃的麵包喂食。
多麼希望我就是那只天鵝。
公園的花開心的迎接陽光。
為花兒近距離攝影時﹐一陣花香撲鼻而來﹐還好我沒有花粉過敏症。

Friday, 29 May 2009

Wells的陽光五月天 - 轉換心情呼吸陽光

Wells 是一座位於Somerset 郡的城市﹐號稱為全英格蘭最小的城市。它小的程度是從巴士總站走路到市中心只花5-10分鐘。
從Bristol的忙碌到Wells的鄉間閑情﹐來這兒要用陽光五月天的心情﹐漫步欣賞沿途風光。

Wells的旅游景點都集中於一個中心﹐餐廳和旅游設施也都位於中心點﹐可謂十分方便。最重要的是公共廁所是免費的﹐沒有馬來西亞式的收費服務﹐包括面紙每包賣20仙。

主要景點有Wells Cathedral﹐Viscars Close,Wells Museum 和Bishop's Palace。有些不收費﹐有些收費﹐但我此行目的是攝影﹐那些收費的景點就不進去了。

Wells Cathedral


Viscars Close

Wednesday, 27 May 2009

如果耶穌能化水為酒﹐我還要離開嗎?

今天早上郵差來送信﹐有一封是英國移民廳寄給我的郵件。繼一個月前的慎重心情﹐我也以慎重的心情拆開郵件。裡面裝的是我申請工作簽証的結果。

我看著信上的每一行字﹐時間瞬間凝結成安靜的空氣﹐為期兩年的工作簽証申請成功。


沒有興奮﹐沒有意外﹐沒有喜悅。

或許你應該質疑我當下的情緒反應﹐或許你會認為我是個怪人。我也甚至懷疑自己是否被斯多亞學派的哲學影像﹐養成了"不動心"的生命觀。

我的簽証賦予我合法的權力在英國工作﹐甚至是創業﹐這應該讓人高興。這種高興若發生在經濟景氣的時候﹐那它就是真實的高興。



我經歷了近半年的無業狀況﹐甚至是糊口的臨時繪圖工作也拜經濟不景氣而沒了。衍生"吃雞肋"一篇的思想﹐我戴上了悲觀的眼鏡看待留在英國生活的價值。

以目前和預測的情況看來﹐除非耶穌化水為酒的神跡出現﹐否則我不可能以外國人的身份找到工作。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留英外國人只是英國人失業的非理性籍口攻擊的對象。

此處不容我﹐自有容我處﹐我是否應該如徐志摩般的感性再別英倫﹐而非盲目地在異地消耗青春?
如此難題﹐如何面對?

Tuesday, 26 May 2009

布里斯托游學記 - Value Meal

這不是快餐店的價值套餐 value meal﹐而是讓窮留學生感動落淚的廉價超市食品。

由於我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所以平日都謹慎斟酌開銷。食物是避免不了而且花費最多的﹐要在食物上省錢也並非易事。

所幸﹐超市售賣的廉價食品 (印有value字眼的超市品牌)解救了窮留學生的肚子。它們雖然味道不比名牌貨來得好﹐卻在可接受範圍內﹐而且價格便宜50%以上。用較少錢而得到口腹飽足﹐對窮留學生來說非常划算。



逆境總讓人學乖﹐現在的我有一口飯吃就很感恩﹐山珍海味也沒有一口飽足的飯來得好吃。

若有一天我有較好的經濟能力﹐僅以此圖提醒自己曾有過一段"不堪"的苦日子﹐不要墜入奢侈揮霍的萬惡深淵。

Saturday, 23 May 2009

當照片長黑斑

DSLR可用不同的可換鏡頭﹐滿足不同攝影需求。也因常換鏡頭﹐相機內部就會曝露於外界塵埃﹐使影像傳感器 (image sensor) 染上可惡的灰塵。

只要在小光圈(F16以上)的照片上﹐就會留意到天空的部份出現小斑點 (如圖)。那就是可惡的灰塵搞鬼﹐破壞照片的美麗。



要如何鑒定傳感器染灰塵呢?
用小光圈 (F16以上) 對白紙或白色牆面拍下照片﹐輸入電腦﹐在Photoshop使用Auto Level調整﹐就能清楚看到黑斑點點。

我的DSLR就這樣中招了。要清除傳感器上的灰塵﹐最安全的方法是送回原廠 (因為保證信條不允許客戶自己處理)﹐讓專業的技術人員操刀清除, 一些廠商會提供免費清除服務。

是不是免費的都沒有好東西呢? 我把DSLR送去原廠客服中心﹐傳感器不但沒有清除乾淨﹐還變本加厲地多了幾顆小塵埃﹐不禁質疑該公司對客戶的誠意。

後來在網路上獲知市場上有DIY的傳感器清除工具﹐於是打算自己來弄。比較多人推薦的是Photographic Solutions 的產品。這是我購買的Introductory DSLR Sensor Cleaning Kit。



用法可以參考這裡。(若不確定用法﹐或還在保證期﹐最好送回原廠﹐讓負責任的專業人員處理)




用後心得:

- 清除液體 Eclipse 2(含Methanol)是易燃和有毒的化學物﹐使用時要小心。由於蒸發速度快﹐以及避免異物進入﹐必須速戰速決。

- 第一次使用效果不好,需要重複清除﹐可是必須用新的拭子。每一个拭子用後即丟,很傷錢包。

- 清除後的效果非100%成功﹐因為傳感器曝露外界空氣可能有新塵埃進入。此法至少可以去掉頑固顯眼的灰塵。由於不顯眼的灰塵不會影像照片﹐可以忽略。

- 更好的方法: 換台新相機吧﹗^_^


用了四支拭子﹐可惜用後即丟﹐金錢如流水﹐一去不復還...。(不知它們還有什麼用途?)

請參考更多資訊:
http://www.cleaningdigitalcameras.com/index.html

因為遇到這種問題﹐盟起購買尼康18-200mm VR 超級變焦鏡頭 (價格約RM2400) 之念頭﹐可以拍攝廣角和長焦而不必換鏡頭﹐必然杜絕照片黑斑問題﹗可惜要等一些時間﹐目前"錢況"不允許。

Thursday, 21 May 2009

湊熱鬧也要高水準

最近我參加了一項三維渲染比賽﹐我旨不在於贏獎﹐而是通過比賽觀摩﹑學習和提昇自己的技藝。講得如此頭頭是道﹐其實心理清楚其他參賽者都是魔高一丈地強﹐索性坦然釋懷﹐去湊個熱鬧。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製作過程:



我一直秉持著作品反映作者人格的信念﹐儘管是湊熱鬧﹐我也苛刻要求自己呈現最高水準的作品﹐並不斷學習﹐加強技藝。

此次比賽讓我更卑微謙虛﹐學到不同的技巧﹐可謂獲益匪淺。

完成品:



一個三維渲染圖的製作﹐從建立模型 (modeling)﹑貼材質(texturing)﹑燈光(lighting)﹑渲染(rendering) 到後期修復(post production) 都需要耐性和堅持﹐每一個細節都是作者不眠不休的心血。

聽聞很多馬來西亞的3D visualiser 都遇著賴帳的客戶﹐不禁為同行大感不平。或許這就是為何馬來西亞的visualisation industry不如外國發展得專業化。

Tuesday, 19 May 2009

MSN的陷阱

前些天我的MSN跳出一個對話框﹐是朋友的離線短信。
我細讀一會﹐知道這又是低級無恥的釣魚網站或病毒網站鏈接。

有一個鏈接顯示和我的用戶名相關的照片﹐我頓時有想按下去的念頭﹐還好我的靈魂是理性的。
不禁覺得﹐只要是關於自己的事物﹐都會引起自己關注﹐人性往往是製造災難的源罪。

(點擊放大)

我的用戶名應該也被盜用來發送惡意鏈接﹐希望朋友們了解我不是這種人。

如果各位收到此類不明的訊息﹐最好是一笑置之﹐不然就會如圖的最後一句:"HAHAHA﹗﹗"﹐被不知名的王八蛋取笑。

Sunday, 17 May 2009

終於在家洗澡了﹗﹗

歷經五天的維修施工﹐我家浴室終於重見天日﹐結束了五日不得洗澡的不堪日子。

花灑的水宛如純潔的聖水﹐洗滌身上的罪惡﹐使人重獲新生。比喻得有些誇張﹐如果你嘗試五日不得洗澡﹐就能明白那種"從罪惡重生"的感覺。

裝修的結果是﹐牆壁鋪上了新瓷磚﹐馬桶﹑洗臉盆﹑蓮蓬頭和浴間都換了新的,連暖氣機也換了時尚感的﹐可以把衣服放在上面晾乾。最特別的是地板﹐不要被高貴華麗的花崗岩地磚騙了﹐那是類似牆紙的貼圖紙/地毯﹐把室內空間高貴的氣氛和視覺效果營造出來了﹗人就是如此﹐愛追求不真實的美麗。


Saturday, 16 May 2009

一個人遊巴黎 - 牽蒙娜麗莎的手﹐品嘗夜的巴黎

這是《達文西密碼》的開場景﹐蒙娜麗莎露出詭異的微笑看著羅浮宮館長被追殺﹐隨之展開一幕幕懸疑的情節。
建築師貝聿銘在莊嚴的法國文藝復興建築風格上﹐大膽地置放了玻璃金字塔﹐惹來爭議﹐褒貶不一。

懷著對建築的敬仰與對《達文西密碼》的熱誠﹐我來到這座聞名的金字塔。


傍晚時分﹐我重新到羅浮宮﹐就是為了拍攝夜景。
夏天的白天較長﹐等了2小時多﹐終於在9.30看到夜色。






白天的羅浮宮是遊客的天下﹔
夜的羅浮宮金字塔像高貴典雅的少女﹐躺在古典設計的床上﹐散髮誘人的氣質﹐讓我不禁想進入她靈魂的軀體。

我沒有進去參觀羅浮宮﹐因為我愛上了巴黎﹐製造自己有再訪的理由。
下一次﹐我要和蒙娜麗莎約會﹐我要牽她的手﹐和她品嘗夜的巴黎﹐就像陳綺貞的那首歌。